7.0

2022-09-02发布:

太粗太硬小寡妇受不了视频家庭催眠淫乱记 [1/2]

精彩内容:

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男生,身高長相都是一般,家境不過尚可而已,父親經常在外經商,母親是標準的家庭父母,賢良淑德。
唯一值得誇耀的是,我的母親在同齡的四十歲女人中,絕對可以稱得上是佼佼者。倒是不是說,母親能和二十歲的姑娘還青春靓麗,而是母親具備了成熟女性應有的一切魅力。

先不論她飽滿豐腴的身體(尤其是前突後翹的部分)、細膩白皙的皮膚、姣好而富有輪廓感的五官、烏黑亮澤的過肩長發,只是看到她溫柔細膩的嗓音、和藹可親的笑容以及優雅端莊的舉止,就能讓人感歎熟女的魅力是二八少女所弗及的。

說到我自己,也並不是差到極點,成績時好時壞,也能打打籃球,爲人稍有點外向,所以和幾個女生有過交往,甚至發展到了本壘的階段。但是種種感情總是難以長久,因爲看到跟我交往的女孩子,總是免不了那她們和媽媽相比較,得出這種那種不如意之處,漸漸冷淡而不了了之。

突然那幺一天,生活開始了改變。

那是一堂普通的顧客心理學課程,作爲市場營銷專業的學生,對顧客心理學等相關課程,也是必須涉獵的。本來嘛,這種課都是在昏昏沈沈當中度過的,那節課,老師鬼使神差地談起了心理學的其它方面,又不知道怎幺樣扯上了催眠。

當場就有同學不信,跟老師打賭自己無法被催眠,還主動上堂表演,結果老師不但成功地讓他進入睡眠狀態,甚至還讓他演唱了一首歌。

看到那情那景,我的小弟弟竟有了反映,當然不是對那個醜陋的青蛙男生,而是在那一刻,我想起了我親愛的媽媽。我的心裏開始萌動起來,一些從未有過的念頭,在那節課上紛至沓來,讓我幾乎無法自己。課未結束,就匆匆早退,在廁所了釋放了好幾次。

那夜,在夢裏,我一次次看到媽媽,平時大而明亮的眼睛失去了神采,仿佛木偶般癱坐在椅子上,而我就是那操縱木偶線的那個主人。我甚至還沒有在夢中命令媽媽作出猥亵的事情,就忍不住又噴發了一次。

自那以後,我改變了懶散的學習狀態,成爲了圖書館的常客,如饑似渴的閱讀有關催眠和心理學的知識;還購買了大量的錄像帶;甚至假裝存在心理問題,跑到心理診所去被醫生催眠,來學習技巧,卻發現這種學費實在是高昂。終于有一天,我發現自己欠缺的只是實踐了。那時候,暑假也正好來臨了。

走出機場大廳,我放眼望去,一下子就在人群中找到了媽媽的身影;媽媽還是那幺美麗,妩媚精致的臉龐加上成熟誘人的身材,似乎在哪裏都能成爲人們注目的焦點,將周圍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她的身上。

放眼粗略一看,我就能注意到媽媽身邊有不下五六個男人在偷偷打量媽媽,還不乏兩個鬼佬。媽媽這時也看到了我,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,舉起手來朝我揮動;我叁步並作兩步,走到媽媽面前,給了媽媽一個擁抱。

媽媽剛入懷時身體有點僵硬,我們感情雖好,但自我長大後,恐怕就沒有這幺親熱過了。但轉念間,媽媽的身體放松了下來,一雙柔弱無骨的手也環到了我的背後,將我輕輕一抱。

“死孩子,怎幺大庭廣衆對媽媽這樣。”可以聽得出來,媽媽的語氣雖然有點嗔怪,但蘊含著喜悅,畢竟我是她最喜歡的兒子。

我將頭微微後仰,注視著媽媽的俏臉。可能是爲了出門接我的關系,媽媽特地打扮了一下,將頭發燙成了小波浪,盤繞在鵝蛋臉兒的兩邊,嘴唇上也微微上了些粉紅色的亮彩唇膏,一條潔白的珍珠項鏈環繞在了脖子上,配上黑色連衣長裙,襯托得媽媽更加端莊動人。

“還不放手啊,你要抱媽媽到什幺時候?”媽媽臉上不知何時飄上了一層紅暈,原來周圍有不少人看到我們這幺親熱,正對我們行注目禮。

“看就看,怕什幺,誰讓我有個這幺漂亮的媽媽。”我不服著,手上加了把勁,把媽媽摟得更緊。這一摟,把媽媽豐滿高聳的胸部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胸口,隔著薄薄的衣物,我能夠感受到媽媽的乳房的驚人彈力和熱量,下身頓時無比堅硬。

媽媽卻好像沒有認識到這一點,絲毫沒有懷疑兒子會吃她的豆腐,但只是不好意思地把我推開了。”怎幺出去讀書,變得油嘴滑舌的。”說罷,還沒有好氣地白了我一眼。

看的我心中一蕩,這一白,沒有給我多少母親的意味,倒是有些打情罵俏的感覺。但我知道,這只是我的幻想,我想要的還是得自己爭取。

在路上,得知爸爸去了國外開會,要一個多星期之後才能回來。

回到家裏,媽媽開始爲我張羅晚飯,也換上居家的服裝。由于所在城市天氣炎熱,媽媽的衣服雖然不省布料,但是十分輕薄,媽媽忙碌了半天,已經有了些微汗,衣物緊緊地貼在了身上,勾勒出了無比誘人的輪廓。

我假裝坐在廳裏面看電視,眼睛卻不時飄向了媽媽,偷看她肥美的乳房和臀部,尤其是她在走路時一扭一扭的動作,不斷向我散發著致命的誘惑。盡管從前我知道媽媽是個美人,卻從沒想到媽媽有如此大的吸引力,下半身火熱得讓我立刻就想媽媽撲到在地上。

我不斷提醒自己要冷靜,爲了那將要實施的肮髒計劃,爲了對媽媽的長久占有,要冷靜。

終于到了開飯時間,媽媽的菜還是那幺可口,豐盛而搭配合理的料理,讓我嘗到了在外面無法享受的美好滋味。但由于存有心事,我沒有辦法把注意力放在對美食的享受上面,只是有一搭沒一搭地回答著媽媽的詢問,不斷思索著如何進行我蓄謀已久的計劃。

湯足飯飽,我故作神秘地對媽媽說道:”媽媽,我這次給你帶回了一樣禮物哦,你等著我拿給你看。”說完,就從帶回的包裹中找到一個紙盒子。

“謝謝兒子,竟然這幺記得老媽。是什幺?”

我從裏面取出一個精致的瓶子,正是一小瓶新款的channel香水。打開瓶蓋,向媽媽遞了過去。”你聞聞,喜歡這個味道幺?”

媽媽湊了上去,秀美的鼻翼抽動了兩下。”真好聞,不過,和我以前的香水有點不太一樣啊。”


我心裏暗笑,這是我爲媽媽特制的香水,裏面添加了迷幻藥水,當然不一樣啦。”臉上卻不動聲色:”這是我給媽媽帶的最新款啦。你仔細看,這個瓶子都是最流行的設計。”

我慢慢地轉動著瓶子,晶瑩而多面的香水瓶在燈光下幻化出不同的顔色,有若璨瀾星空。

“媽媽,你認真看,香水瓶的每一面據說因爲角度不同,看起來的顔色和光澤都不一樣。這香水名字取名爲Laziquatig,是希臘神話裏面一種神樹的名字,據說這種樹結出的每一種果子都有一種味道,都有不同的顔色。這種香水據說每次聞都會有不同的香味噢。”

說著,我又讓媽媽聞了一次,媽媽的眼神開始恍惚而喪失了焦距。但仍然對我的說話作出了反應,堅持在認真聽著我的講話。

我繼續地說著,將練了上百次的話滔滔不絕的說了出來:”媽媽,你繼續看這個瓶子。你看,這些不同的平面是不是代表著不同的顔色,代表著不同的心情呢。如果你凝視著每一個平面,你是不是會有不同的感受呢?”

媽媽似乎已經逐漸失去了自己判斷力,迷幻藥水的效力加上變幻的光線,讓她不由自主地聽從著我的話,用目光追逐著緩慢轉動的香水瓶。

“媽媽你看這一面,光線是不是紅色的,紅色代表著憤怒,你生活當中一定有很多生氣的事情吧,你一定很想解決它們吧;還有這一面,是藍色的,藍色代表著平淡,你一個在家一定有許多無聊空虛的時候,你一定偶爾想改變這種無聊的生活吧;這一面是黃色的,黃色看起來髒兮兮的,作爲主婦你一定最討厭肮髒的東西了……”我巧妙地把每一種顔色都替換成令人討厭的事物。

媽媽臉上慢慢浮現出難受的神情,似乎想轉開頭,但是又無法動彈,只能繼續聽著我的話。

“媽媽,你想擺脫這些討厭的顔色幺,你一定很想閉上眼睛,忘掉這些事情吧。但是你現在沒法忘掉,即使你閉上眼睛,這些顔色,這些煩人的事情還是會出現在你的眼前。”

“現在兒子教你一個辦法,你閉上眼睛從十數到一,每數一次吐一口氣,就會有一種顔色從你眼睛裏面消失,所代表的那種煩心的事情也會消失;你就會感到無比的輕松和舒適。等你數完之後,你的腦子裏會不存在任何顔色,只有最溫暖的黑色,你會進入到最深最深的睡眠當中去。你感覺不到任何動靜,只會聽到你最愛的兒子的聲音。現在開始數吧。”

媽媽順從地閉上了眼睛,但是眼皮仍然激烈地抖動著,可是隨著她吐出一口又一口氣息,她的眼皮動彈地越來越緩慢,最後終于靜止在那裏。媽媽的全身也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氣,攤倒在餐椅上面,就好像是家裏最美麗的那種瓷娃娃一般,只是多了一些生氣。

我的下身已經開始腫脹得疼痛了,我似乎也像是吸了迷幻藥一樣,恍恍惚惚地面對著這最美好的夢境,端詳著我最愛的女人,靜靜地,一動不動地,任我擺布,任我憐愛,任我蹂躏。

盡管我已經激動得渾身顫抖,但最後一絲神智告訴我,要守住這得來不易的成果,我還不能立刻對媽媽下手。

“媽媽,你能聽到我的話幺?”我低頭在媽媽耳邊輕聲道。

“唔……”媽媽用微弱地聲音回答。

“我是誰?”

“是我的兒子。”

“不錯,我是你的兒子。你是不是最愛我的人?”

“是的,我是最愛你的人。”

“是不是我快樂,你也快樂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是不是我痛苦,你也痛苦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是不是我想什幺,你都能爲我去做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就是說,你能爲我做任何事情?”

“是的。”

“我能讓你去做任何事情?”

“是的。”媽媽沒有注意到其中的邏輯差異,只是順從地回答。

“主人可以命令奴隸作任何事情,那幺我是主人,你是奴隸?”

“是……的。”媽媽猶豫了一會,回到道。

“重複一遍,我是主人,你是奴隸。”

“你是主人,我是奴隸。”

我讓媽媽重複了好幾遍,即是爲了加深媽媽的服從程度,也是爲了自己的快感。服從的話語從媽媽的紅唇白齒間流出,令我愈加興奮,整個人好像就要爆炸開來。以前同那些學生妹的做愛,都沒有令我這幺有感覺。

“那幺,我既是你的兒子,也是你的主人。”

“你既是我的兒子,也是我的主人”媽媽在催眠之中只能直線地思考。

“主人的快樂,是你的最高快樂,服從主人的一切命令,會讓你感到無比放松,如果你有任何反抗主人的念頭,就會渾身冰冷難受。”我繼續給媽媽洗腦,向她灌輸著我早就草擬好的奴隸人生觀。經過一個小時左右的反複確認,媽媽終于在潛意識裏面將我是主人的事實確認下來。

看著媽媽慢慢變成了我的美肉,我再也無法抑制住心中的饑渴,伸出手開始享受真正的大餐,將魔爪伸向了我觊觎已久的肥美乳房。

誰知道,我剛剛觸及媽媽的胸部,還沒有來得及大力搓揉,媽媽就開始反抗似地微微顫抖起來,臉上滲透出了汗珠。想不到,媽媽內心還是這幺抗拒,即使在催眠中,亂倫也是她的禁區,她的有些身體部分是不能讓兒子觸碰的。

催眠無法勉強讓人們做討厭的事情,深知這點的我,也不是沒有對策。 太粗太硬小寡妇受不了视频